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透明的虾米

君不见,长门闭阿娇,人生失意无南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爷爷“抢”得美人归——沈星  

2009-09-16 09:35:47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——摘自沈星的随笔《两生花》

我从小就称呼外婆为奶奶。

奶奶的家乡在四川奉节,住的那个村子叫桂花井。奶奶家开药铺,奶奶的爹谙通四书,每日粗茶淡饭,日子过得自在逍遥。

奶奶那年虚岁17,家里姐妹仨,姐姐们已嫁人,奶奶是老幺,生得明眸皓齿,楚楚动人。

一日午后,奶奶在井边洗菜,嘈嘈杂杂的人声马声远远传来,有部队经过。黑压压的一片人转眼到村口,徒步的士兵泥路山路走得辛苦,也有停下来讨口水喝的。这些自有热心的婶婶应付,奶奶自顾自地洗菜,动作麻利。

有马蹄声得得路过身边,又倒着折回来,影子遮住了奶奶。奶奶抬头,骑在马上的长官面庞棱角分明,眼神温和,堂堂一表人才,那是我爷爷。

爷爷勒住马,定定地看住奶奶,奶奶仰起脸,面色粉酡,一双眼睛深潭似的,阳光下晶莹透彻。

爷爷转头,策马而去。

次日,有媒人登门拜访,放下聘礼,是爷爷要娶奶奶过门。

奶奶的爹婉言谢绝。这隔世小镇,找一本分手艺人家就是最好,家里常来常往,门户走熟的有个照应。

隔日,媒人再来,这回讲得清楚,带来生辰八字:爷爷年长奶奶十岁有余,山东济宁嘉祥县陆家村生人,母亲早逝,父再娶,不久病逝。后母赶他出门,十余岁就参军,其中一路艰辛不必多言,时至今日官拜正团职,尚未婚娶云云……

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也没有用。再拒,奶奶的爹态度坚决。

是日,爷爷亲自上门,戎装马靴,威武高大,进门后,摘下乌亮手枪轻轻摆在桌上。

许是不许?

如此情形,奶奶的爹娘老泪纵横,不知所以。

片刻,爷爷告辞,部队在此不久留,搁下话,隔日再来便择日出发。爷爷气势逼人,不由分说。

当夜,奶奶端坐一夜,挑灯闭门,冷月玄窗。

清晨,奶奶梳洗停当,找来媒人,笃定从容慢慢说,须得明媒正娶办嫁礼,父亲在家打理药铺,母亲则要一起随军行,聘金数目等等条件一一列出。

媒人转达,爷爷聚神静听,沉吟片刻,爽快答应。

奶奶家办起婚事,简单热闹,亲戚纷纷登门,也许从此不会再见,抱头唏嘘。

爷爷一直对如花娇妻呵护宠爱,十分怜惜。那应该是奶奶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。

时局动荡,战事纷争,奶奶跟着爷爷一路周转,安徽、山东……最后在徐州停下,爷爷在前方,奶奶带着一家人住在乡下。

直到有一日,妈妈说家里突然来了人,进进出出,神色慌张,奶奶面色惨白,谁也没有出主意,谁也没有话。

爷爷阵亡了。

那一年奶奶27岁,是有三个小孩的年轻母亲,跟着她的还有她的老妈妈。她的世界是在那一刻坍塌的,她有多哀恸无人会知。

我不知道她的勇气从何而来。她变卖家当,收拾细软,带着一家老小,颠沛流离大半年,回到了家乡。

奶奶进入古稀之年时,不幸接踵而至,先是我的大舅遇到严重车祸,变成植物人,在病床上辗转两年后离世,然后是我舅伯,突发脑溢血去世。

我们没有告诉奶奶实情,我们编了一些谎话去骗她,甚至把谎话编成一个个完整的故事,还准备了一些写好的信,以备应付她的查问。

奶奶很容易地接受了那些谎言,也不追问,她平静的态度让我们觉得自己的那些话像被识破了一样,唯唯诺诺地不知说什么才好。也许是她接受孩子们的好意,不揭穿我们。

只是她沉默的时候更多,躺在床上,眼睛看着窗外的不知什么地方。一看就是很久。

奶奶比我想象的要坚强很多倍,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流泪,有时我觉得她心里很硬。她的倔强和坚忍,像她的美丽一样,是天生的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